中華管氏格格(管敬革)藝術網
The tube's vanquish 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art center
鐵血壯歌一一 追憶抗日戰爭老兵的故事
浏览数:214 

 

前言:

不該被忘記的老兵一抗日戰爭年代,有投降派,有的人為了個人利益,犧牲了國家民族利益,也有的人甚至更多的人為了國家民族的利益,拋頭顱,灑熱心,一顆丹心獻給了民族解放事業,獻給了人民,本人所真實記錄了這曲大巴山的抗戰壯歌,是為讓更多人瞭解這些老兵英雄史,他們在民族危亡的時候,有的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有的現尚存者已年過九旬,唯一的財富就是軍功章,獎狀,還有他們那顆拳拳愛國心。本記者將他們的故事陸續報導出來,是為讓更多人瞭解他們,記住他們,當我將這個故事發出來的時候,廣東慈善企業家林漢秋準備為他們捐獻愛心,並準備隨我們媒體團隊去看望這些老兵,昨半夜我同林漢秋微信,才知林漢秋身染難治的飛蛇病,疼痛難忍,但他說他出院後便欲表達這份大愛大善之心,這真是新聞中又出現了感天動地的故事,已讓我泣不成噎了

 



 《鐵血壯歌》管亮軍製作 

獻給中華民族抗日戰爭中的老兵們

記者管敬革/北京報導

   神秘的北緯30度穿越祖國的大西南,滄海桑田, 億萬年地殼之力, 擠壓出綿延千裏,茫茫蒼蒼的大巴山。地脈奔突,昂首於神農巫山。

  鐘靈毓秀, 縈煙繞霞; 山鵑燦爛,點燃蒼翠;累果奇葩,滿坡滿崖; 鷹翔猿鳴,喜造化之顧我;風清雲淡, 沐塵心於碧泉。

  雲蒸霞蔚,古木森森。每當太陽把它的第一縷光輝灑向大地的時候,那盤桓於懸崖峭壁,斷澗叢林之間的青石路上,便傳來了一陣陣節奏鮮明的打杵聲。爾後,隨著一聲吆喝,《巴山背二哥》的高亢山歌,騰空而起,在密林中飛翔,在山谷間迥旋,在溪流裏激蕩……。

 在連綿群山對峙,茂密的大森林裏,人們從盪氣迴腸的山歌聲中讀出了大巴人生存環境的獨異,感受到山高坡陡,林密草深,艱苦的生活條件下磨練出的巴山兒女淳樸、粗獷豪放的性格,以山作伴辛勤耕耘的勞動本色,適應自然的頑強生存能力。

  就是這樣一群淳樸, 善良,堅韌的大巴山人, 在七十多年前的那場為挽救民族危亡而掀起的波瀾壯闊, 氣壯山河的抗日戰爭中, 十九萬巴山兒女, 義無反顧地參與到那場艱苦卓絕的偉大衛國戰爭, 用他們的青春, 用他們的血肉, 為國家和民族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

七十多年過去了, 2001年達州市還健在的抗戰老兵有上千位,目前僅僅尚存180餘位,最小的90歲,最大的102歲,離世老兵人數每年以20位的基數不斷上升,絕大部分生活在邊遠山區,相當數量的老兵終生未娶,或者沒有親生子女,被侄兒收留,或由養女贍養,大多居住在年久失修的老房中,有的房屋早已垮塌,......。

在抗日戰場上留下的傷病,有的老兵還加上參加朝鮮戰爭留下的凍傷,槍炮傷纏身,苦不堪言,在重病的時候,為了不再拖累後人,拒絕治療,不飲不食,以軍人的方式求死,以求解脫。

抗戰老兵從無數硝煙彌漫的戰爭走來,歷經無數生離死別,在耄耋之年過著淡淡的日子,獨自在每個夜晚細數曾經無數次與死亡擦肩僥倖而過的往事,老兵們不怕死,不怕窮,只怕被忘記。

社會關注老兵


社會關注老兵

抗戰老兵老兵們興奮地對志願者重複講述著在抗日戰場上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時時為犧牲的袍澤,屍積如山的兄弟嚎啕大哭。

抗戰老兵餘洪貴

“餘老, 如果日本人又打來了, 你怎麼辦?”

“怎麼辦?! 把他龜兒熱辦! 只要老子跑得動,一樣拿大刀跟他龜兒子拼命!現在國家強盛了, 他龜兒子想要占我們中國, 想都莫想!”渠縣95歲的抗戰老兵餘洪貴說。餘老11歲參加紅軍兩年,紅軍撤退掉隊,13歲乞討兩個月回到家鄉,民國29年被抓義壯,31年編入國軍57軍97師,參加靈寶戰役。

抗戰老兵餘洪貴

餘老說:“在河南常家灣與日本兵打仗,老百姓跑了,步兵幫忙收,工兵負責挖戰壕。第97師在靈寶、牛莊一線展開防禦,修建工事,國軍以血肉之軀,抵禦日軍炮火,日軍飛機來轟炸,一炮下來,就看見人被炸飛起來,土也隨之變紅了,可以說傷亡慘重,血流成河。我們3000多人只剩300多人,運送子彈和糧食上前線的,100多人的隊伍就只剩30多個,死的人像堰塘裏死魚一樣,密密麻麻。我大腿被子彈擊中,受傷昏迷,剛倒下去,上面一個戰友犧牲後倒在我的上,被打掃戰場的戰士發現我還在呻吟而送到野戰醫院療傷,我還真是從死人裏爬出來的”。言畢,餘老已經淚流滿面。

抗戰老兵羅正富

抗戰老兵羅正富,96歲,家住宣漢縣天臺鄉大山裏, 幼時習土家餘門拳,1944隨國民革命軍2軍出川赴滇抗日, 與倭寇血戰松山: 眼,手, 腿多處,多次受傷。 其雙手刀法, 閃擊劈刺,尤其是反手刀, 手刃倭寇無數! 雖今96歲,為志願者現場演繹, 仍舊身手敏捷, 足見當年之猛勇, 令倭寇膽寒! 無聞於鄉里, 每年清明, 給親人燒紙一堆, 偷偷再給當年戰死弟兄燒紙一堆, 絮絮叨叨,老淚縱橫。

抗戰老兵王定芳

抗戰老兵王定芳,王定芳,97歲,渠縣人,民國26年編入第8軍103師 少校譯電組長,先後參加長沙會戰、鄂西會戰、駐守宜昌西岸以及著名的松山戰役。王老說:4月開赴宜昌,有漢奸給日本人消息,說八軍增加了一萬多人,於是日本就派飛機來轟炸,戰車陸軍一起從陸地上來,宜昌地勢腳底,我們八軍就駐守在一、二、三號高地,103師就守在西岸的雨臺山,求雨堡,觀察所設在吊樓子和高廟子,堵住日軍進入宜昌到武漢。打仗的時候,天上地上到處都是鬼子,漢奸用紅白布板給日軍發消息,沒有布板的地方就全面轟炸,我們死傷非常慘重。103師308團第二營副營長張德榮想出了一個對付鬼子飛機的辦法,派偵察兵去偵查,漢奸用什麼顏色,我們也用什麼顏色,躲過了日軍很多次的轟炸,這個辦法一直用到攻打松山,我們都沒有吃日空軍的虧。對付陸軍的辦法是,王老說著將褲管卷起來:“現在腿杆都是痛的,都很冷”!在水裏穿來穿去,鬼子在岸上也不敢下來偷襲,找到機會就狠狠的打,一個多月就這樣打著綁腿在水裏,衣服都沒有換。這場仗打下來,雙方傷亡都大。然後我們撤出整訓6個月,補充兵員。後來參加松山戰役,長官衛立煌將軍親自指揮,常常守在103師部,我將翻譯好的電文立即送給他,李彌將軍大多的時間都在陣地上巡查。

抗戰老兵王定芳

臘勐到松山一線上下百里,常常是炮聲隆隆,槍彈如雨,松山主峰下進行的坑道作業,開始日本人不知道,後來知道了,被炮轟壓制也不敢出來,遠征軍在外圍,松山的鬼子孤立無援,只有做獸鬥,由於松山日軍的工事異常堅固,最後決定採用坑道作業完成後安放炸藥,還用了全軍多餘的衣服和棉被進行填充。軍部的大功率電話發電機改裝成為了起爆器,將日軍松山攻破。打掃戰場,將倉庫裏的皮鞋,呢大衣,糧食等全部移交給當地政府處理。民國37年在廣東三水縣失散身孕6甲的妻子,一別至今。王老回鄉務農,沒有親生子女,繼子女比較孝道,2013年去世,孫子2012去世。王老每天堅持出早操,自創10個體操動作,加強鍛煉。

抗戰老兵趙興各

抗戰老兵趙興各,95歲,民國29年頂替哥哥當兵,保長說:你給我錢,不讓你兄弟當兵。我一聽就來氣:老子當兵就當兵,就是不給你送錢,走,當兵去!說完,就叫保長前面帶路。分配到18軍199師597團重機槍連。趙老說:“駐防的地方是個峽口(狹長地帶),爬山很陡,進出去有15裏路的石梯,當地人說過河72道腳不幹,日偽軍從這裏進來,我們居高臨下開火,日軍不能後退,用鋼炮從山下往上打,根本不起作用,激戰了一天,終於消滅了日偽軍接近300人,打死戰馬20多匹,一天沒有吃飯,都是餓肚子。我們還擔任敵後襲擾及破壞交通線的任務。日軍跑到一個村子把老百姓的豬和雞殺了吃,結果把桐油當成了菜子油,全部中毒。”趙老說:日本人龜兒子壞得很,啥都幹得出來,燒殺搶,在湖北只要年輕的女的,太壞了。如果還打日本,我還要去,保衛國家是義務。趙老沒有親身子女,繼子很孝道,如同己出。兩年前摔斷股骨,終年在床上度日。

抗戰老兵王世民

抗戰老兵王世民,住萬源高山上,生於民國年14年4月23日,民國26年11月按規定抽丁,家裏商量讓個子小的去當兵,在驗收的時候,把腳踮起才通過。經過通江,巴中到廣元,隨川軍出川,參加第二次長沙會戰,阻擊日軍。後奉命參加滇緬反攻,松山戰役後撤回到陸良整訓。日軍投降,還發了幾角獎金。王老站崗時,日軍夜間偷襲,將腿摔斷。先後四次受傷:手背被彈片擊傷,頭部被子彈擦傷,子彈穿過左臉頰從空腔出來,牙齒打掉,。

  淮海戰役兵敗,鑒於腿傷,不能留在部隊,新政府安排了工作,在安徽蚌埠民政局做過采買,炊事員,門衛。由於得罪領導,被誣陷判刑三年,註銷戶口到2008年,多次向國家信訪局和蚌埠與萬源政府申訴,要求平反無果。

王老思維紊亂,不記得部隊番號,通過查詢安徽當年公安法院審訊記錄,查到為國民革命軍第8軍,王老兵終生未娶,一直跟隨弟弟生活。希望最大願望“平反昭雪”。

……

                   太陽落山不落岩,

                   不怕老虎不怕岩。

                   看見老虎當花狗,

                  踩著烏梢(蛇)當乾柴”。

  當年,就是這一群未及弱冠的青年,這一群文盲,這一群大巴山淳樸的農民,在國家危難之時,丟掉鋤頭和牛鞭,穿著草鞋,扛起漢陽造,唱著巴山民歌走向抗日戰場,走向死亡…!

夕陽西下,蒼茫的大巴山被染成金紅,這一群從死亡走來的倖存者,站在山頂,盡力的挺起已經佝僂的脊樑,一首斷斷續續的山歌,召回袍澤的英魂。

  歌起聲落處,似山間飛瀑哄鳴傾瀉,擊潭濺石,餘韻嫋嫋;或若雲中鶴鳴鷹嘯,奔放曠遼......。

  這是對大巴山人頑強不屈生命的最高禮贊,是對這片熱土上生生不息的人民發自肺腑的一曲壯歌!

  一群高貴的忠魂,始終守護著我們的大巴山, 守護著我們的家國!

*********************************************************************************

不為人知的,新聞之外感天動地的故事一一2017.4.2528我在重慶萬豪酒店大會議室參加馬不停蹄的世界文聯文代會,當我將會議狀況以直播形式轉發朋友圈的時候,四川達州愛心人士管重翔同我微信,說一姐,我想見你,我微信他說一我們只有十分鐘見面時間,因開大會期間媒體人不讓隨便離席,然後管重翔開著車超速度行駛,中途出了車禍,車在大雨中被員警扣住了,後他又打車來到萬豪酒店(關於這個過程有人誤會他想巴結名人,與名人合影(因世界文聯大會參會人員多半是社會名流),其實不是這樣的,當他拖著殘腿見到我時,手裏拿著一堆被雨澆透了關於抗日老兵的照片和資料,並且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一姐,一定要報導,報導他們抗日老兵的故事,讓整個社會都關愛這些倖存者老兵的生活,我是含著眼淚捧著這些資料,哽咽著說一我一定要讓整個社會甚至全民都關愛,關注這些老兵。。。



管重翔與管敬革重慶萬豪酒店相見情景(管小華,管敬革,管重翔,習紅麗)

管重翔看望老兵

圖文編輯  管亮軍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